中山大学全过程监控教学引热议 如何消解担忧
发布时间: 2016-10-11 16:22   已有 人次浏览   

监控不是目的,取得良好效果才是目的。应该制定相应的开启规范细则,约束使用者,告知被监视者,让使用者能够获得效果,让被监视者不至于总是担心。

一份印发于10月8日的文件,让中山大学部分学生感到担忧。这份名为《中山大学关于全面深化本科教育教学改革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若干意见》的文件中提出,拟“对教学实施全过程监控”。一些学生据此质疑,自身的隐私权将无法得到保障。对此,校方回应称仅作为监督、保障教学质量的辅助手段,开启和摄录有严格限制。

高校在教室内安装视频监控设备,早几年前就有了。有的学校是专门安装,有的学校是由于教室要作为一些重要考试的考场而安装,比如公务员(课程)考试、研究生入学考试、大学英语(精品课)四六级考试等。根据有关规定,考场内必须要有视频监控设备,以便监控图像实时上传供网上巡查。既然设备已安装,学校也就可以顺便“一鱼两吃”,用于对平时教学活动的监控。

当然,不是说有学校安装了,就没必要再质疑。比如学生担心的隐私泄露问题,确实应该被关注。大学生已经成年,有亲昵举动或穿着稍有暴露,都是正常现象,但这些不应该被监控。按照常理,不管监控设备是用来监视考场,还是监视教学课堂,都应该遵循在活动进行时间内开启,而不能是在任何时间都可以开启(除非有安全事件发生),更不能是全天候监控,让大家时时刻刻处在被监视之下。

其实,不只是学生,作为一名教师,我在教室中看到监控设备也会觉得别扭,不是说对自己的教学不放心,而是觉得有一个“老大哥”在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在实际教学过

程中,虽然讲着讲着就忘掉了监控设备,但每次偶然瞥见还是有不舒服感。

从信息传播的角度讲,我们早就进入一个“可视化社会”。国内的例子,是那些“名表哥官员”“天价烟官员”被曝光,形成反腐新现象;国际的例子,是斯诺登曝出的“棱镜计划”,不少国家的领导人都被监视;行业的例子,大数据是典型代表,搞得人几乎再没有什么隐私。